收藏本站 圣战!球迷VS韩粉,你站哪边 偶吧米饭style 我班有女很暴力 我看国产我自豪,中日动漫粗暴PK 动漫圈好声音 不吐槽就不会死的动画们
首页 > 魁拔妖侠传文章 > 小说 > 《魁拔之书》3.2迷麟

《魁拔之书》3.2迷麟

2014年07月15日
更多

  魁拔999年,年过50的龙长老觉得自己将不久于人世,衰老的折磨只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,他发现自己已经无法敏锐地察觉到已经靠近自己的妖怪,对手可以离自己近到足以杀死自己的程度。

  事情是从一个暮春的中午开始的,龙长老准备收拾一下自己刚刚捕到的几条鱼,给自己做一顿麻烦一点儿的午饭,突然发现自己捉到的鱼中,有一条比较大的不见了。他敏锐地感觉到那是被人拿走的,更让他气恼的是,他居然没有感觉到窃鱼者的丝毫动静和气息。

  他愣在那里好半天,努力感觉着周围哪怕任何一丝微小的线索,然而没有。他几次想用那鱼是自己逃掉的、也许根本没有这条鱼、是自己记错了这样的理由安慰一下自己,但没有说服力。他不会记错任何事情,多年来他已经习惯于记住发生在自己身边所有事情的所有细节,比如说,背后三步远是一棵大树,打起来的时候可以靠着它保护自己的背后;左边的地不平,不容易跑过人来;长矛一直放在右边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,矛尖向前;一共有三个装不同东西的提袋在左边,离开时不要忘记拿……等等。如果不是这样,他恐怕早就没命了。

  他觉得这事很不寻常,离开时特别小心地感受着四周的气息,确实没有任何异常。

  第二天早上,他发现头天做好的烤饼也被人偷走了,只偷走了一个。他整整一天一动没动地坐在发现烤饼被偷的那个地方,用自己的鼻子、耳朵和脉门感受周围的异常,还是什么也没有感觉到。

  是什么人敢做这样的事情呢?整个灵山,知道他的人都知道最好不要靠近他,以免被他“误杀”。间或有一些必须要从他跟前经过的人,不用他发出警告,自己就会大声说我只是路过这里,然后故意迈着响步从他面前走开。就是是那些还不太知道他的生人,经过他附近时不知道要打声招呼,但也不会轻手轻脚地故意让他听不到,他也会很早就听到脚步声,感觉他的气息。被他误杀的都是轻手轻脚接近他的人,或是飞快地直扑而来的人。虽然他每次埋葬被误杀者时,都会对死者深深地道歉,但也觉得其中有些人就是冲他来的刺客。的确,要杀他的人太多了。

  这个偷了他的鱼和烤饼的又会是一个什么人呢?他离我已经近到可以下手了,却为什么没有动手?他想折磨我吗?这么说,他不是来自官方的杀手,而是来替被误杀的人找我报仇的?想让我在随时都可能被他杀死的等待中精神崩溃?

  想到这里,龙长老的手从长矛上松开。他不想让对手觉得他开始紧张,正相反,他想让对方觉得他并不在意,很放松,这样对手也许会松懈下来,不再那么小心,那就好了,只要让他感受到一丝响动,就足够了。

  龙长老故作放松地度过了一整天,其实每一刻都在捕捉着周围的动静,夜里也没有真的睡着,他故意把长矛立在离自己有一步远的地方,只等着对手一个轻微的破绽。

  还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。

  第三天早上,龙长老再次去拿他的烤饼,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——他放烤饼的地方多了一个挺大的野瓜。

  “你在哪儿?”他机警地问了一句,他知道,他说这句话时已经承认自己输了。他等于直接告诉对手,自己无法感知他,他只想在死之前知道他是什么人?为什么而来?为何能有如此高超的技能?

  他的话音刚落,就听到一个很小很小的孩子开心的笑声,只这一声,就让他觉得世界完全变了。多少年来从没再有过的甜美从他的心头升起,他循着声音只一动胳膊,就把他按住了。他感觉到这是一团软软的、热乎乎的肉,他笑了,泪水从他的眼里涌流出来。他笑了好长时间,那团肉也一直笑着,不住地往外挣脱。他松开手,让他逃走了。这次,他听到了他的脚步声,轻盈得如同一种叫“麟”的小动物。他闻到了他留在他手上的气味,与周围的青草的气味完全一样,怪不得他的嗅觉几乎完全失灵了。

  “是你吧?”以后很多天,龙长老都会突然间对着空无一人的空间说上这么一句。他知道那个孩子就在附近,随时都会悄悄地来偷他的食物。他故意做了很多好吃的食物,放到平时搁烤饼的地方。

  一种发自内心的笑容一直挂在他的脸上。他好像一下子觉得自己的生命有了意义,或者说,他这才意识到此前持续了近三十年的生活是毫无意义的,全部的生活内容就是随时提防有人来杀他,没有笑声,没有朋友,也没有喜欢的东西。

  “是你吧?”他一次次突然对面前发问,每一次他都体会到久违了的一种叫“希望”的感觉。

 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,那孩子迟迟没有出现。直到四个月之后、已是秋天的一个黄昏,他突然感觉到一个人在向他走来,显然不是那个孩子,轻手轻脚的,非常不祥的气息。他下意识地握住了长矛,突然间,却听到了麟一般的脚步声。

  “是你吧?”

  极轻的恶作剧式的笑声,是那孩子,几乎是同时,他听到了长剑划过空气的声音,下意识地,他手里的长矛已经离地,但却没有挥出去,因为他不知道那个孩子现在的方位。他感觉到剑锋已经劈向自己的头部,于是用长矛横着架了一下。剑砍在长矛的杆上,他的脸已经能感觉到剑锋的寒气,他知道对手一定会就势一个下压刺,把剑刺进他的脖子的。这时,他听到孩子惊慌的叫声和一声闷响,他的脸上溅到一些瓜汁似的东西,然后是一个成年人的身体倒地的声音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

  “我把他的头打破了。”孩子有些紧张的声音。

  “怎么会呢?”

  “他死了。”

  “你用什么打的?”

  “野瓜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龙长老笑着,摸到了那人的身体,确实是死了的气息。接着龙长老摸到了那人的头,上面全是瓜浆和血,耳朵附近有一个洞,一直深入到脑袋里,那个洞恰好是一个孩子拳头的大小。

  “不是你打死的,是我。”龙长老果断地说。

  “可你没有动手啊。”

  “我动手了,是你没有看到。眼睛是不可信的。”龙长老特意把长矛斜靠在墙边,“你看这个……”

  龙长老向长矛一抬手,长矛像是自己跳到龙长老手上似的,已经握在龙长老手里。

  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

  “长矛跳到你手上了。”

  “哈哈,长矛是死的,怎么会跳到我手上?”龙长老让孩子仔细看看长矛,“只是我的手快,你看不出来罢了。”

  “真的是呵。”孩子惊叫着。

  “可我还是要谢谢你救我。”

  “我没想到他是要杀你的,他只是说不相信我可以把野瓜放到你的桌子上。”

  “不去管他了,你看这里有些好吃的,你吃吧。”

  孩子开始吃起来,吃得很香的声音。龙长老扛起刺客的尸体走向门外,没走多远,他感觉到孩子从后面跟了上来,麟一样的脚步声,很清晰。看来只要不是他故意放轻脚步,脚步声还是能听到的。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那孩子顽皮地反问着他。

  “我叫爪云。”

  “那我也叫爪云。”

  “你是哪族的?”

  “你是哪族的?”

  “我是龙族的。”

  “那我也是龙族的。”

  “几岁了?”

  “你几岁了?”

  “53。”

  “那我也53。”

  “好好说话。”

  “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来这里之前在什么地方?”

  “忘了。”

  “你能记得最早发生的事情是什么?”

  “打雷,闪电……”

  那孩子留了下来,龙长老给他做了一双小木鞋,这样他就随时可以听到孩子所在地位置了。

  在近距离接触中,龙长老觉得这孩子的身量也就相当于龙族的两三岁小孩的样子,但说话做事却象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,他估计这孩子一定来自于辉妖、雾妖之类的妖部,妖部的孩子才会这样早熟。

  他给孩子起名为“迷麟”。迷麟就叫他“爪云。”

  迷麟头几次大声叫他“爪云”时,他都没有意识到那是叫自己——这个名字已经将近三十年没人叫过了。

评论
最有用的评论 最新评论
我来说两句